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超过72万例 西班牙超8万例


【海外网3月27日|战疫全时区】当地时间24日,美国纽约市一名护士经理凯利因感染新冠肺炎去世。凯利的同事表示,如果装备足够,给凯利提供适当的防护,他的死亡本来是可以避免的。

苏北人民医院官网显示,郑瑞强是主任医师、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获得过全国五一劳动奖章等荣誉称号,还是江苏省第三批、第四批和第五批333人才工程第三层次培养对象。

他致力于重症医学临床、教学和科研20余年,在多器官功能不全的发病机制和治疗的基础研究与临床救治方面具有较高造诣,尤其在感染性休克的发病机制和集束治疗在ARDS(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发病机制和保护性通气治疗方面在国内处于领先水平。

据美国《国会山报》报道,凯利的同事戴安娜·托雷斯在社交平台发文称,“我们在这场战争中失去了一位伟大的战士”,同时她还上传了一张照片,照片中,同事们纷纷在脸上绑上了大手帕,而不是专业的防护装备,“这不是正规的防护装备,”她在配文写道。

根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郑瑞强是国家卫健委最早派往武汉支援当地医院抗击新冠肺炎的四名专家之一。

据《江苏工人报》披露,郑瑞强针对自己援助的武汉肺科医院重症患者多的实际,在征得指导组专家同意后,利用“魔肺”技术,对肺功能可逆的患者,采用ECMO(人工心肺机)替代人工肺,为患者提供循环和呼吸支持,从而提高抢救成功率,降低死亡率。

大年二十九,郑瑞强临时接到国家卫健委的援汉任务,只身从扬州前往武汉,说到前往武汉的过程,他直言过程周折。

在郑瑞强到达武汉的同时,另外三位收到国家卫健委通知的专家也分别从全国各地赶往武汉。抵汉后,郑瑞强被安排至武汉市肺科医院坐镇ICU,武汉市肺科医院是最早的三家收治新冠肺炎定点医院之一。

对于一线医护人员来说,ECMO、气管镜、气管插管等都是高危操作,极易近距离与病人的的气道分泌物接触,而病人喷射的气溶胶携带病毒的可能性非常大。“从保护年轻医生的角度考虑,我们都是自己上。”郑瑞强说。图源:美国《国会山报》

报道指出,凯利是在3月18日得知自己感染新冠病毒的,他不想惊动家人,“我很好,不要告诉我的爸爸妈妈。他们会担心”,他在给妹妹玛丽亚·帕特里斯·谢隆的短信中这样说。